回忆妖刀记特别福利版庆祝即将开售的妖刀记贰卷1

回忆妖刀记特别福利版部分内容:

不见天日的囚禁,剥夺了耿照的时间感。

他渐渐分不清早晨黄昏,也不想去区分。城主说的话可能是真的,他对耿照的憎恶,靠肉体的刑求折磨已无法抒发于万一,他需要他清醒且健康的活着,才能深刻而反复地品尝那份无力和痛悔,无休无止。

黑牢每日放饭两次,当然不能大鱼大肉、佳肴美酒,但也不是故意糟蹋人的馊水猪食,就是一般弟子用的餐饭。这让耿照想起了从前在执敬司的日子,还有刚上山时在长生园,横疏影去探望七叔,总会给他带上糕饼……耿照几乎每一餐饭都是流着眼泪吃完,满嘴说不出的苦咸。

他很早就从刑架上被放了下来,牢房里也有便溺用的木桶,放饭的人会把秽桶取走,收拾餐具时再给他换个刷洗干净的来。墙壁顶端的遮板不知何时也从外头打开来,能见日头月光。耿照这才知自己不是被囚在地窖,这石屋可能建于后山某隐蔽处,四周林相茂盛,日照月映被遮去大半,牢里依旧幽黑。

此地不知为何,有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,无论是飘入窗槛的空气、清晨听闻的鸟鸣,乃至透入林间的希罕微光……都令少年感到平静,仿佛曾经久居于此,一切都被安放在最恰当的位置,不会暴起伤人,闭眼都觉自在。

放松之后,耿照开始觉得疲惫。

可能是幽邸一役为击杀殷横野,耗去太多心力,绝大多数的时间他都蜷在草堆里睡觉,可能也是因为醒时太痛苦,无法停止思念横疏影,然后又陷于无休无止的懊悔与无力当中,他宁可不要清醒。

讽刺的是:在这里的每一觉,都睡得比在冷炉谷或朱雀大宅时更沉,虽说不上香甜,起码不会辗转返侧,或由“殷贼杀了所有人”的恶梦中惨叫惊醒。

他不是没想过其他女子。红儿、宝宝、弦子……还有霁儿呢?姐姐被捕后,霁儿到了哪里去?是不是流落江湖,有没吃饱穿暖?

耿照不敢再想。她们在遇上他之前,一直都是好好的,除了宝宝锦儿;但如今岳宸风也已经伏法,会不会没有了他,其实她们都能更好?不用再被扯进这些危险的事端,不用再去面对下一个岳宸风、殷横野,乃至无比血腥的朝堂之争,落得像横疏影一样的下场?

他甚至又想起了萧老台丞的放下。

没有这么个伟大的人,是世间非他不可的。何况是他。

虎帅能放下江山争霸,扬帆出海冒险,连刀皇前辈都可以当个打鱼的闲汉,他为什么不能把自己,就放在这个小小的石室里,带着对横疏影的无尽思念和忏悔,就这样过完一生?独孤天威好歹也是一诺千金,他若保证父亲和姐姐能好好活着,必然是衣食无忧——

“你他妈是脑子坏了罢,耿小子?”

耿照一度以为是幻听,直到看到角落里那身熟悉的渔夫打扮,和破了眉相的半截小疤,惊得从草垫坐起。本想揉揉眼睛确认一下,赫然发现刀皇手中所捧,正是平日自己用饭的大碗,满颔饭粒吃得甚香,地上托盘盛的另一只海碗里菜肴狼藉,倒先把肉都吃完了,忍不住抱臂喃喃:

“不对。就算刀皇前辈来了,怎能吃我的牢饭?掺入平日生活的印象,使其更加写实,以致真假难分,这是产生幻觉的征兆。况且,即使是刀皇前辈,也不能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——”

武登庸“噗”的一声,喷了他满脸饭粒,猛捶胸口。饭粒挟着三才五峰等级的内力打在脸上,那才叫一个隐隐生疼,耿照被喷得几乎跳起,终于确定不是幻觉,赶紧摘了老渔夫腰间的葫芦拔开塞盖,灌了老人一通酒,免得今夜三五榜上一次除去两条名字。

“你没有幻听,也没有幻觉,只是对着墙自己跟自己说话而已,我看离发疯也不远了。”武登庸缓过一口气来,在揍他一顿还是继续吃饭之间犹豫片刻,终于选择了“真香”。

“流影城是有好厨子啊,我老天。难怪你宁可吃牢饭也不走。”

耿照神色一黯,又颓然坐倒,低声道:“前辈有所不知。我害死了——”

庆祝即将开售的妖刀记贰卷1:

版权声明:资源为互联网整理而来,仅供学习参考。如有侵权、不妥之处,请联系站长删除!
冬瓜资源网 » 回忆妖刀记特别福利版庆祝即将开售的妖刀记贰卷1

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10积分为1元,支持支付宝扫码付
支持会员下载专享,付费会员所有资源可无限下载

会员售后联系 其他事务联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