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朝燕歌行二十四第八章 英雄豪气,六朝24

“什么?”程宗扬倒抽一口凉气,“你说李昂被太监杀死,然后送去沐浴,其实是被人把头盖骨摘下来,取了脑子?”

罗令哆嗦着点了点头。

“他那几个妃嫔也被杀死?死状极惨?”

“我没敢多看。”罗令颤声道:“他们把皇上拖到浴盆里,脑袋露在外面,掀开头盖骨,取出脑子,用一个透明的大碗装上。那几个妃嫔被拖到屏风后面,好久才用白布裹得严严实实抬出来。我看到……”

程宗扬给他倒了杯水,“别害怕,慢慢说。”

“我看到……有人拿了一个包裹,里面装着那些妃子戴的钗簪饰物,还……还连着头发……”

头发?为什么要剪下那些妃子的头发?

程宗扬看着袁天罡,龟儿子也直勾勾看着他,两人大眼瞪小眼。

半晌,袁天罡才道:“这是搞什么宗教迷信吧?拿他的头盖骨做法器?”

程宗扬一脸惊悚,“难道李辅国那老东西,是个隐藏很深的喇嘛?”

“这么变态的?”袁天罡也不敢相信,“大明宫首席太监李喇嘛?”

程宗扬两手按着太阳穴,感觉脑门呯呯直跳。

“然后呢?”

“他们把皇上的头盖骨放回去,然后……”罗令哆嗦得更厉害了,“那个皇上站起来,说:‘万机劳苦,今已舍离,升云之期,正在此时。朕去矣。’”

“说着,他登上乘舆,跟那几个白布裹着的妃子坐在一起,那些白布都被血浸透了,不停往下滴血。再后来,他们就把我送回宣平坊。”

“告诉贾先生吗?”

“我一回来,就跟贾先生说了。”

“贾先生怎么说的?”

“贾先生让我问东家,他们为何要让我看见?”

程宗扬怔了半晌,“为何呢?”

罗令有点慌,“小的也不知道啊。”

“威胁你吧。”袁天罡同情地说道:“你惨了,遇上个老变态。”

“他干嘛要威胁我?”程宗扬不解地说道:“我又没得罪他,还送了他一颗琉璃天珠。”

“琉璃天珠是干嘛用的?”

“夺舍。”

“怎么夺的?”袁天罡来了兴趣,“魂穿还是肉穿?”

“鬼知道啊,我又没夺过。”

程宗扬吸了口气,“干!他不是想夺舍李昂吧?专门把脑子摘出来……”

室内烧着铜炉,众人却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,连头皮都阵阵发麻。

“是老鱼啊,”李辅国心情似乎很爽朗,招手道:“别跪了,别跪了。过来说话。”

殿内聚了数名太监,除了仇士良和鱼弘志,还有程元振、窦文场、霍仙鸣这些王爷的手里人。

鱼朝恩笑着上前,“王爷,太皇太后已经接回来了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李辅国干枯的手掌转着铁球,半靠在软榻上,“皇上龙体不豫,待好些了再去请安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坐吧。”李辅国指了指旁边的座椅,然后道:“皇上的龙体不大安泰,叫你们来,就是商量商量,后头的事怎么处置。一来呢,两个枢密使出缺,空出两个位子,得赶紧补上。”

仇士良“腾”地站起身,拍着胸口,激昂慷慨地说道:“我等唯王爷马首是瞻!王爷怎么说,我等就怎么做!”

程元振、霍仙鸣等人纷纷应是,鱼朝恩也跟着叫了几声。

“你呀,惯会拍马屁。”李辅国笑着指了指他,然后道:“元振、仙鸣,还有小窦,都是在宫里待了多年的……”

李辅国脸色一变,训斥道:“整日里无所事事,游手好闲!也该多干点儿活了。”

两个枢密使的位子,王爷却提了三个人,在场一众太监,无论有职位的鱼朝恩和仇士良,还是盼着一步登天的程元振、窦文场、霍仙鸣,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里。

“元振办事急切,得磨磨你的性子。政事上头,你多操着心。”

程元振如释重负,扑地拜倒,“小的是个不争气的!王爷的责骂字字都说到小的心里头。让小的无地自容,幡然悔悟,往后小的便是拼了性命不要,也得把朝廷的事做好,替王爷分忧。呜呜……”

原本只是个跟班,王爷一句话,就成了枢密使,主持政事。仇士良心里酸溜溜的,嘴上道:“这是大喜事,怎么还哭上了?程贤弟,往后还要多照应照应咱们自家兄弟啊。”

李辅国道:“神策军是朝廷鹰犬爪牙,这回乱党谋逆,却跟聋子瞎子一般,竟然被乱党打上含元殿,惊扰了圣驾,险些酿成大祸。文场、仙鸣,你们两个多花些心思,把两厢的神策军都好生管起来。”

仇士良笑容僵在脸上,就如同被人掀开头盖骨,倒入一桶冰水。

自己打生打死,舍了命把皇上护入宫中,可谓是力挽狂澜,便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怎么就突然栽了呢?

窦文场和霍仙鸣也愣了片刻,回过神来连忙拜谢。左右神策军中尉,那可是大权在握,实打实的新贵。

“老鱼脚跟一向站得稳,暂时就先不动了。”

“哎。”鱼朝恩应了一声,笑容却有些发苦。自己虽然是观军容使,管着朝廷的兵马,但王爷塞过来两个心腹,说架空就把自己架空了。

“小仇啊。”

仇士良拜倒在地,颤声道:“王爷。”

“你呀,办事不惜力气,可有时候终归有些愚了。”

“王爷教训的是,小的记住了。”

“愚也有愚的好,心存敬畏,不至于胡来。朝廷的事交给你,我也放心。”

仇士良脑中“嗡”的一声,几乎没听清王爷后面说了些什么。

“……枢密使是个操心的差事,你往后要多用些心思。还有宫里宫外,你都得管起来。明白了吗?”

仇士良鼻中一酸,嘶声道:“小的明白!”

殿内安静下来,只剩下李辅国手中铁球摩擦的轻响。

“二来呢……”

李辅国声音响起,“皇上龙体若是难见起色,咱们也得早些备个章程,免得到时候乱了手脚。”

程元振道:“王爷尽管吩咐,小的们都听王爷的!”

李辅国怫然道:“那要你们这些枢密使做什么呢?你们仔细商量,拟好了再报给咱家。”

说着李辅国往后一靠,闭目假寐,

几名太监面面相觑,又小心去看李辅国的脸色,心里忍不住打鼓。

最后程元振头一个开口,“先帝嫡脉无非两支,一是穆宗皇帝,二是绛王李悟。穆宗皇帝这一支子嗣众多,除了敬宗、今上,还有江王李炎、安王李溶,孙子辈的有陈王成美。若是不论嫡庶的话……”

话没说完,仇士良便道:“太皇太后尚在,岂能弃嫡从庶?”

程元振知道,这是给自己下马威,自己若是服软,往后就被他骑在头上,拉屎拉尿,动辄得咎。

“穆宗短命,敬宗暴毙,今上如今又染了重症,若是再来个短命的,咱大唐还经得起折腾吗?”

“新君未立,就说短命了?程枢密使,这意头可不好啊。”

“仇公,”霍仙鸣道:“元振兄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霍仙鸣、窦文场先后出言缓颊,但话里话外,明显偏向程元振一边。

仇士良咬住程元振的话柄,死不松口,翻来覆去就一句:宪宗皇帝嫡子嫡孙尚在,太皇太后还在宫里看着,哪里轮到庶支入继大统?

程元振等人原本没这个心思,但被他挤兑得下不来台,只能硬顶。

四人吵成一团,忽然间叫嚷声一止。

霍仙鸣头一个反应过来:上了仇士良这厮的恶当!瞬间大汗淋漓。

接着窦文场和程元振也省悟过来,各自一凛,心下大骂。

仇士良这无鸟的贼厮如此狡诈阴险,故意丢了个钩子,当着王爷的面跟自己争吵!若是以往,三人抱团自是应该,可眼下是什么情形?一个枢密使,两个神策军中尉!这要还抱成一团,落在王爷眼里该怎么想?

鱼朝恩没有参合他们几个的争吵,只拿眼角去觑视鱼弘志。可鱼弘志畏畏缩缩地低着头,不敢与他目光相接。

鱼朝恩明白,这厮是靠不住了。这会儿李辅国将他几个心腹放出来,公然接手政事、军务,此举绝非寻常。以李辅国的笃定,何须放到明面上?他这么做,倒像是在交待后事……也许传言不假,王爷确实是在谋划夺舍,不然以他的老辣隐忍,岂会如此急切?

程元振等人气沮心怯,不敢再跟仇士良争执。

仇士良几乎笑疯,代表众人禀道:“绛王李悟乃太皇太后所出,身份贵重,以叔代侄,亦是正理。次则安王、陈王、江王。”

李辅国点了点头,“便依着你们的意思办吧。不急,说不定皇上又好了呢?剩下的还有一桩:那些乱党的处置。这事我就不问了,你们几个商量。”

说着李辅国站起身,在几名随从的扶携下,颤微微往殿外走去,然后又停住脚步。

“唔,太皇太后想见见他的重孙玄孙了,让陈王带着孩子们来一趟吧。”

一众权宦齐齐跪倒,“恭送王爷,王爷万安。”

版权声明:资源为互联网整理而来,仅供学习参考。如有侵权、不妥之处,请联系站长删除!
冬瓜资源网 » 六朝燕歌行二十四第八章 英雄豪气,六朝24

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10积分为1元,支持支付宝扫码付
支持会员下载专享,付费会员所有资源可无限下载

会员售后联系 其他事务联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