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启预定妖刀记2即妖刀记第二部,前部结尾TXT下载

妖刀记第一部早已完成,在第二部出来之前又推出了鱼龙舞最为过渡。
现摘录前部结尾:
鹿希色动了动嘴唇,却未出声,姣美的杏眸直勾勾地望着言满霜。应风色心中一动:“难道她是希望满霜下杀手,来个鱼死网破?”要是“应风色”在此间,他绝对会想尽办法先保住那枚解药,最多就是失信于莫执一,待稳住叶藏柯之后,回头再找个理由杀掉顾挽松——以羽羊神作死的性格,不用担心没有生事的题材,更何况还有许多事须从此人嘴里撬出。

羽羊神是一定得杀的,但要问明白了才能动手。如他图谋奇宫什么、山上还有多少内应,用什么把柄控制了冰无叶等,且不说这些情报牵连重大,甚至是价值连城,就为日后高枕无忧、毋须再担心血甲之传找上门,都不能轻易杀之。

他犹豫着要不要开声劝阻,又担心适得其反,平白刺激了女郎,忽听言满霜冷道:“你们全都错了,我其实不在乎他是死是活;凭这点微末本领,上门一百次我能杀他一百次,就像夏夜蚊扰,你总不会尽把世上的蚊子全都杀了,那是疯子才做的事。”

她环视众人,忽然扬声:“但他没有能耐抓我入降界,代表这是别人所为。不知此人是谁,不知此人何在,就算杀了顾挽松,那人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我颈后设下连心珠,忽然将我投到某个陌生境域里,再去玩另一场‘游戏’;我都尚且如此,你们呢?哪个敢说自己能逃过?”踏前一步,长杆戟指:

“我不杀他,我会逼他说出来,谁来、拿什么都拦不住,你想让他多留几个部位,毋须劝我,该当劝他!”

“……你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,丫头。口气忒大,不怕闪了舌头?”

声随夜风至,飒飒摇红影,声音居然是从庵内传来。

一抹高䠷丽影似从廊底行出,头戴纱笠,腰悬赤剑,裙裾间隐见双腿修长;襟口鼓胀成团,不住弹颤如浪,居然是名身材惹火的女子。

在场美女如云,并不缺豪乳,除却好身材隐于衣下的满霜,鹿希色双峰浑圆坚挺,莫家母女俱是又大又软、手感十足的沃乳,连阿妍也十分有料,但在此姝前无不相形见绌。

她的丰乳肥臀,不全是由结实的蜂腰衬托出来,而是原本就极富肉感。考虑到身量几与男子同高,视觉上较莫执一更惊人的豪乳,实际尺寸怕不是瓜实一般,比应风色的脑袋要大得多。

应风色意外地发现,自己居然没有血脉贲张之感,回神只觉强大的威压扑天盖地而来,身躯本能绷紧,瞬间进入备战状态,而那异样的股栗始终未去。或许和一缕淡淡的血腥味有关。

他从后门进来时,一连穿过三进宅院,虽没功夫一间一间仔细瞧过,并不觉得屋内还有其他人。在女郎开声以前,就像完全不存在似的,只能认为眼前的逼人气势是她刻意放出,如利剑脱鞘横置,当者莫不胆寒;而越至近处,她的黑纱竹笠、海棠红衫淡紫襦,乃至披覆的银绣黑氅等渐失其形,只余纯粹的压力;应风色在转开视线前的最后一瞥,是她蜂腰后晃过的灿灿银芒。

(白……白发?)

白到没有一根驳杂的及腰长发,仅以一根彤艳的大红带子束于末端,与血色的剑柄剑鞘是她全身上下唯二的正色,红到有些刺目。

言满霜自被揭穿“玉未明”的身份以来,不仅行事直来直往,毫不拖泥带水,在嘴上更是绝不饶人;恁此姝杀气如何精纯,没打过也不知高下,没有气沮于前的道理,她却像是忽然哑声也似,紧盯着来人,应风色发现她竟微微颤抖,不知是愤怒或恐惧。

怪了,应风色心想。莫非满霜……与此人有旧?

忽听一把喑哑暗弱的嗓音笑道:“你总算肯出来了。拖拖拉拉半天,老子这只眼,你拿什么赔我?”竟是瘫在柱底的顾挽松。

“我本来没打算出来的。”女郎冷冷说道。“你说这儿有条漏网之鱼,值得我跑一趟,但你这厮满嘴胡言,正事没干成一件,我原本是不信的,没料到真有好东西;只教这丫头取你一只眼,算是抵了扰我清修之罪,小惩大戒,望你下回长些记性,莫再重蹈覆辙。”合着若未见着她口里称的“好东西”,便要眼睁睁瞧顾挽松死。

她的声音爽脆快利,十分动听,果然开口又更添韵致,并未刻意压低嗓子,也不似莫执一般娇慵妩媚,黏糯如蜜,是冷得很有味道的那种,令人忍不住揣想黑纱之下,会是何等的花容月貌。

顾挽松低头啐了口血唾,咧嘴笑道:“你找了忒久都没找着,我特别给你备在这儿,怎么说也是很有心了。谁想得到堂堂水月停轩门下、永贞祖师最钟爱的小弟子筠缦师太,竟是洛总镖头那千娇百媚的老婆陆氏?

“我连她的私生女儿都替你找了来,这下子要维护师门清誉可就省事多啦,一剑两命,毋须奔波,将知晓你在大桐山杀害筠静师太,暨同行六名筠字辈师长,在湖阴枫林驿杀害筠庄和她的弟子,几乎清光筠字一辈才得上位等丑事的所有人,全都埋葬于此,岂不是方便得多,杜掌门?”

——她是……“红颜冷剑”杜妆怜。

(原来她便是掌水月一脉的杜妆怜!)

顾挽松这手是破罐子破摔,听女郎的口气,怕也不会给他好果子吃,但这番话说将出来,这名身段惹火的女子若真是杜妆怜,除了把与闻者杀掉之外,想来也没有别条路。至于她事后如何炮制作死的羽羊神,已不关死人的事。

只一处尚有疑义。

杜妆怜乃永贞首徒筠心师太的弟子,入门早于陆筠曼,连年纪也大着两岁,算来此际应是四十四、五上下;这般熟妇,恁如何悉心保养,也决计不能是这样的身材。

陆筠曼养尊处优,年过四十也不得不显露出妇人体态;未至不惑的莫执一,再怎么富有少女气息,也无法维持青春最盛时的体型,总有些许岁月痕迹——当中并不全是不好的,如沉甸甸的乳袋折子、肥美梨臀等,自有少女所不及的魅力。

以应风色多识丽人的眼光,这名黑纱白发的女郎最多不超过廿五,曲线、步态同鹿希色和莫婷应在同一年段,若非发育丰熟,彻底脱去少女的青涩,光以线条紧致程度,年龄说不定还要下修,说是杜妆怜的徒弟还差不多——据闻其徒许缁衣芳龄廿二,恰恰是这个年段。

女郎终于来到高槛前,人尚未跨出,浓烈的血腥气扑面而来,红袖一扬,一物“啪!”飞出庵门,骨碌碌地滚落阶下,曳开一条乌赤血路;及至停止滚动,才从浸湿的乱发间透出一张瞠眼吐舌的扭曲面孔,赫然是陆筠曼!

洛雪晴眦目张口,却叫唤不出,被鹿希色一把搂住,如小猫般牢牢箝在怀里,以免她糊里糊涂上前,枉送了性命。应风色脑中一片空白,料不到守了整夜的无乘庵,竟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首现牺牲。她是什么时候来的,如何下得毒手?怎……怎能这般无声无息?

“……蠢货。”自称“杜妆怜”的黑纱女郎冷道,不知骂的是顾挽松抑或陆筠曼。“这种女人,不配我跑一趟。还好你值。”纱笠斜转,竟是对言满霜说。

“当日我在邬家庄清点尸体,怎么数都少了一具,换作旁人兴许就算了,无奈我有过目不忘的本领,想起不见的是一名小小的女娃儿,被我一剑穿心,也许是掉到海里被鱼吃了。

“后来在枫林驿杀筠庄,又是少一具尸体,同样是女娃,虽觉蹊跷,始终没把两件事串在一起,白白浪费了这十五年的时间,没想到被我一剑刺穿的女娃居然没死。让人把那封匿名信送到断肠湖、让‘言满霜’骨灰得以回乡的,是你罢?”

言满霜冷冷抬头,轻声道:“到邬家庄那年我十四岁,也不是小女娃了,只是瞧着像而已。”

杜妆怜点了点头。“是《天覆神功》的复原异能救了你么?很好,非常好。真是太好了。”黑纱一掀,竹笠冲天而起,摇散的灿然银发间,露出一张绝不超过二十岁的俏美容颜,银眉沉落,眸光阴冷,姣美的红唇微微扬起:

“我不及问蚕娘的,只好来问问她老人家宝爱的小徒弟了!”

预定妖刀记2即妖刀记第二部截图:

版权声明:资源为互联网整理而来,仅供学习参考。如有侵权、不妥之处,请联系站长删除!
冬瓜资源网 » 开启预定妖刀记2即妖刀记第二部,前部结尾TXT下载

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10积分为1元,支持支付宝扫码付
支持会员下载专享,付费会员所有资源可无限下载

会员售后联系 其他事务联系